京東集運 > 獨家報道

獨家 | 綠滿昆嵛山

2020-11-17 編輯: 威海新聞網·Hi威海城市客户端
文/官雲平
  
  當您搭乘北京至威海的飛機,飛臨煙台與威海交界的上空時,憑窗俯視,你會看到,一條綠色的長龍,在你的腳下蜿蜒起伏。
圖/王秉鵬
  林海如濤,莽莽蒼蒼。
  
  大小數十座山峯,簇擁着主峯泰礴頂,像一隊身披綠軍裝、威武雄壯的士兵,守衞在祖國東方的領土上;又像一串綠色的珍珠,鑲嵌在黃海之濱。這就是膠東半島最大的天然林場,被稱為“海上諸山之祖”的昆嵛山。
  
  昆嵛山,坐落於文登、乳山、牟平三區市交界處,海拔927米,峯巒連綿百里。這裏奇峯異石遍佈山野,名勝古蹟隨處可見;常年潺潺流水,四季鳥語花香。綠樹遮天,芳草滿地。如果有機會親臨其境,那份壯觀,那份秀美,任憑你領略。
  
  昆嵛山,是一座綠色的天然植物園。這裏地處膠東半島東端,頻臨黃海,大陸氣候與海洋氣候兼得。常年雨雪充沛,氣候温和,適宜於各種闊葉針葉喬木和多種灌木生長,樹木品種多達數百種,僅昆嵛山林場,營林面積即達7萬多畝,為膠東半島之冠。

圖/官雲平
  隨着山勢的高低不同,植物羣落分佈各異。山上,杉樹、水杉等針葉狹葉林高居山之巔;山腰馬尾松、黑松、柞樹等葉針、闊葉樹澆混交成林;山腳,則是楊、槐、柳、桐的領地。放眼望去,巍巍羣山被綠蔭所遮蔽,茂密的植被覆蓋着起伏的山嶺,百里昆嵛猶如披上了一層厚厚的綠毯,無限深邃,無限靜謐。
  
  昆嵛山,風景如畫,四季各領風騷。

圖/官雲平
  仲春時節,萬木吐翠。不同的植物羣落,呈現出不同的色彩。遠望,墨綠色的蒼松,青綠色的杉樹,翠綠色的槐柞,鵝黃色的白楊,一方方,一片片,似一幅色彩斑斕的水粉畫,這便是號稱昆嵛名景一絕的“昆嵛疊翠”。
  
  近看,灌木叢中,繁花似錦。各種各樣的花兒競相怒放,映山紅開了,山芝麻開了,野玫瑰開了,山桃花、山梨花……都開了。一叢叢,一團團,如火如荼,似雲霞,似火焰。這時的昆嵛山,彷彿是一座花的世界。

圖/官雲平
  
  暮春,温濕的暖風又吹開了素潔的槐花兒。伴着一陣陣撲鼻的清香,辛勤的蜜蜂忙碌起來,在花兒與蜂箱之間穿梭不停,為人類釀造甘美的蜜糖,昆嵛山又成為一座蜜的寶庫。
  
  盛夏來臨,一場接一場的暴雨,給山林帶來勃勃生機。萬木葱蘢,枝葉繁茂,漫山遍野,鬱鬱葱葱。倘雨過天晴,霧靄繚繞,山風拂盪,亂雲飛渡。此時,登臨泰礴頂,極目遠眺,座座碧山隱匿於雲海之間,虛無縹緲,似仙山瓊閣,如海市蜃樓,其景美不勝收。這便是昆嵛山的又一著名景觀——“泰礴雲海”。
  
  晚秋時分,眾樹各顯風采。寒霜染紅了楓葉,秋風吹黃了楊樹,成熟的漿果取代了山花,染紅了半個山坡,松 、杉經過風雨的洗禮,顯得更加深沉,她們要披盔戴甲,迎接嚴冬的來臨。
  
  冬來了,雪對這裏似乎格外的偏愛。一場又一場瑞雪,給大山披上了厚厚的鎧甲。百里昆嵛銀裝素裹,好一派北國風光!

圖/官雲平
 
  昆嵛山,不僅以它茂密的林木造福於人類,更為引人入勝的是聞名遐邇的奇花異樹。你會相信嗎?在這裏生長有大量的櫻花樹。在蜿蜒蛇行的山間溪旁,一株株櫻花樹,似鶴立雞羣,傲然挺拔。
  
  仲春時分,當滿山遍野的映山紅盛豔怒放時,櫻花枝頭那淡粉色的花朵,一簇簇,一團團,正含笑春風!我看到過一株最大的櫻花樹,樹幹直徑有30多釐米,高十餘米,樹幹筆直,枝葉扶疏,繁花滿枝頭。與日本的櫻花相比,雖無那般嬌豔,卻別具一番風姿。

圖/官雲平
  
  這裏還有一株北方所罕見的大玉蘭樹。它生在昆嵛山南麓,名剎無染寺院內。樹高約兩丈餘,粗可合圍。據考證,已近400年曆史。每年暮春四月,綠葉未發,銀花已放,一樹白雪,滿谷幽香,成為昆嵛山的一大自然景觀。
  
  據有關專家鑑定,這棵玉蘭樹是我國北方最大的。寺院附近還生長有數棵銀杏樹,最大的一顆直徑有一米多粗,高十餘丈,年年花繁葉茂,碩果累累。深山密林處,更有許許多多叫不上名的珍奇花卉樹木,有待於人們去認識,去開發。

圖/官雲平
  多少年來,昆嵛山區的人民靠山吃山,吃山養山。他們劈石築壩,蓄水防洪,保持水保護植被。土質肥沃的山坡上,則營造起片片人工林。山腳下,果園密佈。杏、桃、蘋果、山楂、櫻桃等等,已成為山區農民的搖錢樹、聚寶盆。
  
  昆嵛山,這一綠色的寶庫,膠東半島上最大的天然林場,以他博大的胸懷,豐富的資源,造福於她的子孫。一代又一代的山區人民,正用他們的勤勞和智慧,保護昆嵛山,建設昆嵛山,把綠色的昆嵛山變成一座金山銀山。

值班總編:張軍濤
複審:王璐瑤
編輯:胡